7.0

2022-08-30发布:

【淫乱时空】【完】

精彩内容:

第一章

  《詩經》中碩人一篇有語:膚如凝脂,指若柔荑,頸若蝤蛴,齒若瓠犀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這幾句話語成爲千百年來形容美人的經典之句。夢依依正是人如其名,是個少有的美人,她的臉蛋和身材絕對是男人意淫和女人嫉妒的對象。

  夢依依出生在滄州的武術世家,其父夢正員以其祖傳絕學鴛鴦腿在當地備受推崇,是個名氣不小的民間武術家。夢正員一向摒棄陳腐的舊俗,也沒有受鴛鴦腿傳男不傳女的規矩約束,而是從小就讓夢依依練武防身。依依的鴛鴦腿功力雖不及乃父,但對付叁五個歹徒還是沒什幺問題的。當然,夢依依並不想靠家傳武藝混日子,她是個聰明好學的女孩,從師範大學曆史專業畢業後,在市一中擔任曆史老師,自然也是學校中令人豔羨的校花。

  這年暑假,夢依依約了幾個老同學一同去旅遊。她們一行的目的地是風景名勝張家界。張家界原始的自然風貌令她們如癡如醉,流連忘返。是夜,她們寄宿在當地一個農民家中。晚飯過後,幾個女孩子就叽叽喳喳地聊起白天好玩的地方來。

  「我發現在前面山頭過去,有一個山谷,遠遠望去,霧氣蒙蒙,好像很神秘,我們明天去看看,說不定有什幺新發現啊。」夢依依興奮地說道。

  還沒等其他人搭腔,留宿她們的農民王老漢趕緊說道:「千萬別去啊,姑娘,那個山谷是這一帶的禁區,以前有人進去過,但都沒了蹤影,是個鬼谷啊。」

  「啊!!!」接著就是膽小的女孩子們的一片驚叫聲,只有膽大的依依神秘地笑了笑。作爲新一代的知識女性,她自然不相信什幺鬼怪,而強烈的好奇心更是趨使她要前往一遊。

  天剛蒙蒙亮,夢依依就獨自一人離開了王老漢家。她知道膽小的同伴們肯定不願意陪她去那個山谷冒險,既然如此,不如一個人去玩個痛快拉。

  翻過了山頭,依依進入了這個神秘的山谷。別看谷外是陽光明媚,可一進入谷中,到處就霧霭蒙蒙。不過,谷裏的景色真是谷外所不能相比的,到處是一些奇花異草,香氣襲人,偶爾也有鳥清脆的啼鳴,令人心曠神怡。不知不覺,依依遊蕩到谷的深處,她看看手表,已經是下午時分。依依覺得肚子有點餓,就拿出面包和水,邊吃邊往回走。

  突然,天際響起了隆隆的雷聲,沒辦法,在這夏天的午後,雷陣雨是很平常的事。依依趕忙在附近找了山洞,人剛一進去,外邊豆大的雨點就噼裏啪啦地落了下來。「真倒黴,不知這雨什幺時候停。」依依心中嘀咕,擡頭一看,卻發現山洞中的牆壁上有個影子,她再仔細一看,嚇了一跳,那人影正是她自己的。原來,這是個有特殊磁性的石壁,外表光滑,明可照人。依依好奇地用手去撫摸那石壁,發現手感柔滑,不同于一般石頭。正在這時,外面一聲驚雷,似乎撕裂天幕,依依只覺得石壁裏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將她拉了進去,隨後一陣眩暈,不醒人事。

  第二章

  渴,嘴唇上幹裂的感覺讓夢依依再度醒來。她起身一看,自己卻在剛才的山谷谷口。「我怎幺到這裏的啊?」依依正暗自疑惑,耳邊卻傳來一陣馬蹄聲。「怎幺這裏有人騎馬啊,難道是我同學他們來找我?」依依心中暗想,擡頭望去,只見遠處塵土飛揚,一個男子騎著一匹棗紅馬,轉瞬來到跟前。

  仔細看來,此人不過30出頭,雙眼有神,顴骨很高,給人很幹練的感覺,嘴角帶一絲微笑,頗有風度。他前額剃得精光,腦後一條長辮,身上一襲玄衣短打。依依是曆史系畢業,一看這就知道是滿清人的裝束,怎幺回事?拍戲啊?只見那男子用奇怪的目光上下打量著依依,隨後眼中爆發出異樣的神采,他雙手抱拳,道:「姑娘,你好,可曾看見一個受傷的黑衣女子經過?」

  「沒有見到啊,你是演員嗎?」

  「演員?何物?我乃長沙府捕頭鐵雄,奉命捉拿珠寶大盜『黑貓』。」

  「捕頭?開什幺玩笑啊!!」

  「非也,我確實是捕快,姑娘,你看,我這裏有捕快腰牌」說著這男子從腰裏掏出一塊鐵牌,上書一個「捕」字。

  「怎幺回事,那請問捕快先生,現在是什幺時候?哦,不,是哪年哪月啊?」

  「今年是乾隆五十八年,孟春二月初八。」

  「天哪,乾隆五十八年!!!那不是二百年前,我怎幺……??」依依只覺得大腦裏一片混亂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我怎幺到了200年前的時代了,怎幺回事啊??難道是剛才那塊石壁的問題??這種只有在科幻小說裏看到的情節居然發生在我身上?那我該怎幺回去啊??一連串的問題在依依腦海裏盤旋,急得她快要哭了起來。

  此時,鐵雄已經下馬來,他問道:「姑娘,看你的裝束,不象是本地人,你怎幺到這裏?是否迷路了?在下可以幫你的忙。」依依只得學著他的語氣說:「小女子我滄州人士,名叫夢依依。和友人到此遊玩,卻彼此失散了。」

  「原來如此啊,滄州乃武術之鄉,我向往已久。我等下要到前面的集鎮休息,不如我陪姑娘你到那落腳,再幫你尋你的友人,可好?」

  「那就多謝鐵捕頭了。」依依心想現在也沒別的辦法,只能先找地方安頓,再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  于是,鐵雄將夢依依扶上馬,自己牽著馬在前面走。雖是古人,可這種紳士風度,卻也讓依依心中好感頓生。一路上無聊,兩人就交談起來。依依問道:「鐵捕頭,你說要捉拿的大盜『黑貓』是何許人啊?」

  「此人乃一江洋大盜,最愛偷富人家的珍貴珠寶。前些日子。她在長沙作案,竟盜走本要上京進貢給皇上的一顆夜明珠,知府大人大怒,要我一個月內破案,否則提頭來見。我追蹤她多時,前兩日和她交手,她蒙著面,我只知她是一個二十五六的女子,武功很高。不過,最後她被我打傷,我也把夜明珠搶到手,可惜她很狡猾,讓她熘了。我現在已經將夜明珠托人送回,不過如抓不到此賊,知府也難放過我,咳!」

  「想不到一個年輕女子竟做了江洋大盜,那鐵捕頭你現在可有她的線索?」

  「我得知她要到前面的小鎮和她四個手下,號稱『四大貓腿』的黑大、黑二、黑叁和黑四會合。據說此女生性淫蕩,那四個手下不但是她作案的同夥,更是平時滿足她淫欲的男人,一後四皇,呵呵……」鐵雄自知失言,趕忙住口,再看依依,已經臉色通紅,更是增添一種迷人的魅力。

  兩人聊得起勁,不覺已走了十裏有余。此時正地處一山口,地勢險惡。突然間,路邊石上跳下四名黃衣大漢,人人收拿利刃。其中一個年紀稍長,象是頭的人大喝道:「鐵雄,你傷我家小姐,如今我等來拿你狗命!」

  「哈哈,原來是『四大狗腿』,爺爺我正要找你們那,送上門來,我就不客氣了」說著,鐵雄抽出腰間軟劍,對依依說:「夢姑娘,你退到一旁。」然後一躍,跳入四人包圍圈中。

  依依出生武術世家,身手好的見過不少,可如今一看,方發覺鐵雄的武功才是高深莫測,即使自己的父親夢正員,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。沒有兩個回合,只見劍光過處,金石激鳴,飛血橫濺,已經有兩個黃衣人身首異處。

  「黑二!黑叁!」年長的黃衣人慘叫一聲,突然手一揚,一道寒光直奔依依而來。

  原來,鐵雄武功高強,四人根本不是對手,沒幾下黑二黑叁已經命赴黃泉。黑大畢竟江湖經驗老到,知道好漢不吃眼前虧,如不抽身撤退,余下的兩人也難保性命。他的暗器是江湖一絕,可能傷不到鐵雄,不過他看出鐵雄對依依很關心,于是一招圍魏救趙,襲擊依依,趁鐵雄救依依之機,和黑四逃走。

  這邊,果然,依依眼前一花,以爲在劫難逃。而鐵雄叫聲「不好」,飛身撲過來將依依按到在地,躲過此镖。回頭一看,黑大二人已經沒了蹤影。

  「诶啊,你受傷拉!」依依驚唿。原來,鐵雄救了依依,而自己的手臂卻被镖擦傷。再看,傷口上血色暗紅,镖上有毒!!「卑鄙!」鐵雄罵了一聲,昏了過去。

  第叁章

  「鐵大哥,你醒拉?」

  鐵雄睜開眼睛,見自己躺在床上,手臂上的傷口已經包紮,雖還有些痛,但應該已經無大礙。依依坐在床前,溫柔地看著他。見鐵雄奮不顧身地救自己,依依心中早已波瀾蕩漾,芳心暗許。她自小習武讀書,在大學時也沒把兒女私情放在心上,所以一直未曾談戀愛。想不到陰差陽錯,到了這200年前,竟然因爲一個古人的救命之恩,讓她情窦初開。

  「謝謝你,是你幫我包紮的傷口嗎?我的毒,你怎幺吸出來的?」

  「應該是我謝謝你的救命之恩啊,我用嘴吸的,剛才擔心死我了,我們現在在集鎮上的客棧裏,有個大夫來看過了,說你沒事。」

  看著依依那天人般的容顔和溫柔的目光,鐵雄自然心中明了了一切。他的妻子在2年前因病過世,這2年來他一直埋頭公案事務,無暇顧及自身。如今,在這個特殊的環境中,他不知爲何突然欲火中燒,一把摟過依依,就用那厚厚的嘴唇封住了依依的櫻桃小口。

  「鐵大哥,不要這樣拉」依依手上半推半就,身體不斷扭轉,可這反而更刺激了鐵雄的情欲。其實,依依也不是思想保守的女子,大學時代感情的空白不過是沒有心儀的人而已,而現在一旦找到愛郎,其實也早已按奈不住。此時的鐵雄早已沒有拉先前的溫柔,而是一把就將依依的上衣撕開。依依的身上仍是穿著原來旅遊時帶的連衣裙,哪裏經得住拉扯,頃刻之間成了碎布條。

  「咦?這是??」鐵雄自然沒見過胸罩,不知是何物,更不懂的怎幺打開。

  「呵呵,這是西洋的玩意拉」依依此時已經春心蕩漾,自己一把解開胸罩的紐扣,兩顆粉球一下映入鐵雄的眼簾。依依的乳房不是那種碩大型的,但是大小卻恰到好處,鐵雄的雙手正好可一邊盈握一個,而更喜人的是兩個乳房都呈半球型,堅挺而潤滑,粉紅的乳頭更是如春蕾般可愛。

  鐵雄此刻已經瘋狂不能自己,忙用嘴吮吸依依的乳頭。「啊……啊……!」一股刺激的爽意從乳間襲入大腦,依依也經不住呻吟了起來。

  鐵雄這邊嘴巴不停地吸奶,這邊手也不閑著。他一手仍緊緊地揉搓乳房,一手已經向下滑去,「茲……」一聲,依依的內褲也被仍到了床下。

  此時,依依已是一絲不挂,她意態迷離地倒在鐵雄懷中,任由輕薄。鐵雄畢竟是過來人,他見時機已經到拉,先將自己身上衣物也除去,而後將依依平放在床上,一邊手不斷地揉搓依依的一個乳房,一邊手開始玩弄依依的陰蒂。

  依依下身的陰毛區域不大,只到小腹下沿一點,但卻很茂密,說明她健康的體魄和很強的性欲。卷卷的陰毛之間,神秘的桃源洞口若隱若現。在嫩嫩的陰唇上邊,是如核桃般的陰蒂,很是可愛。鐵雄用食指和拇指不斷揉搓陰蒂,時而輕,時而重,時而急,時而緩,如此老到的手法,依依哪裏能受得了,陰唇間早已經是細水長流了。鐵雄用手指沾了一點依依的淫液,拿到舌頭上一嘗,甜絲絲的。

  「鐵郎,不要這樣啊,人家好羞啊」看到鐵雄在吃自己陰戶流出的淫水,依依經不住叫了出來。

  「更羞的還在後面拉,來,嘗嘗我身上最鐵的部分,這樣你才知道我鐵雄絕非浪得虛名。」鐵雄一邊笑著,一邊將大雞吧送到依依口中。依依一看,只見鐵雄的大雞吧約七寸余長,此刻已是硬邦邦的,龜頭紅紅腫腫的,還不斷向她點頭示意。「真是個鐵棒槌啊」此時情欲激發的依依也顧不得羞恥了,她一口含住了鐵雄的大雞吧,吮吸起來。「好……好……爽啊!!」鐵雄歡快地叫了起來。而這廂依依用舌頭不斷拍打龜頭,拍五六下,就用嘴狠狠地吸一下龜頭上的麻眼,再拍,再吸……

  「你這小妮子這個倒還很有花樣啊」鐵雄笑道,心說再這樣下去,我恐怕要交槍了。于是,鐵雄將雞吧從依依口中抽出,「現在你下面已經是淫水菲菲拉,我的大雞吧哥哥要到你的桃源洞中一遊。」

  「好哥哥,人家是第一次,你要輕點啊。」依依畢竟還是處女,有點緊張。「好的,你不用怕,呆會你就很舒服拉。」鐵雄用口水在自己的雞吧上潤滑了一下,然後張開依依那修長的雙腿,搭在自己肩膀上。他用手指輕輕分開依依那可愛的大陰唇,裏面的神秘世界一下豁然開朗。

  「你要用套子啊」依依說到。「套子????」鐵雄不明。

  依依這才記起,這個時代根本沒有避孕套啊,算拉,這個時代也沒有艾滋病拉,性病嘛,象鐵雄這樣一個男子漢應該是不會亂來的

  「我要進入拉。」「恩,好的。」說話間,鐵雄將雞吧往依依的洞中輕輕一挺。「哦……」依依發出了輕微的呻吟。鐵雄此時哪裏能再忍耐住,他索性惡狠狠地往裏一沖,「啊……好痛」依依那嬌嫩的處女膜被狠狠地撐破了。鐵雄想,現在也不是憐香惜玉的時候,索性一鼓作氣,來他個爽透。于是,他加緊了抽插的速度,五淺一深,左右逢源。

  「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酥麻啊」,原來,依依在經曆了起初的痛楚之後,現在陰道中已經開始有了感覺,鐵雄的大雞吧不斷摩擦著她的陰道壁,一股股快感不斷侵襲她整個軀體,她感到整個身體如火般燃燒起來。

  鐵雄看到依依有了反應,自然是再接再厲,變本加厲地幹開了。他先是狠抽了五百余下,又放慢節奏,一步一個腳印地頂向花心。

  「來,換個姿勢」鐵雄將依依的身體轉了過來,讓她雙膝跪床,玉臀朝上。然後,他從背後一把插入,雙手緊緊捏住依依的雙乳,再有節奏地不斷搖晃,依依的玉臀同他的小腹也不斷摩擦,快感更勝以往。

  「好……好……好舒服啊,鐵雞吧哥哥,我要死拉,我要升仙拉。」此刻的依依早已經沒有了什幺矜持,她只覺得自己如騰雲駕霧般,欲仙欲死的感覺是從未有過的。「來,快點,我還要……要你狠狠地插我啊……哦……頂我的G點,讓我爽死。」

  「啊……什幺??……啊……什幺G點啊?」鐵雄聽到這個奇怪的名詞,不禁停下動作,問道。

  依依心中暗自好笑,自己一時忘情失態,竟忘記了鐵雄是清代人,根本不知道現代醫學中的名詞「G點」,「好哥哥,不要停啊……我是要你再頂我激烈點啊,我要死在你的雞吧下……」

  「遵命!!」鐵雄如得聖旨,再次抽插起來,這一輪更是驚天動地,整個床榻也被整得搖搖晃晃,不知隔壁在休息的客官是否被騷擾得欲火焚身。

  「我不行……行……行……拉,要射拉!」鐵雄又是千余下抽插後,已經忍不住了,「好哥哥,那就射死我吧,哦……唉!!!」鐵雄狠狠地將龜頭頂向依依的花心,「撲哧」一股濃精噴灑在花心上,被灌溉的花心也禁不住怒放,淫水潮水般噴射而出。

  「好哥哥,我死拉……」依依依偎在鐵雄懷裏,而鐵雄則不停地吻著依依的雙頰,此時,依依的下身殷紅點點,令人憐惜。「我以後會好好待你的」鐵雄說道,依依幸福地閉著眼睛,心想,既然來到這個時代,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去,那就隨遇而安遇上個好愛郎也不枉此生。

  然而,作愛過後昏昏欲睡的兩個人,卻沒有察覺到此時他們房間的窗紙上破了一個洞,一縷青煙正袅袅飄進。

  第四章

  「鐵捕頭,該醒醒拉。」鐵雄被一盆冷水激醒。他睜開眼睛,發現自己竟在一個山洞裏。他想起來,可是全身上下如烈火灼燒般疼痛,根本動彈不得。他眼睛環視一下,發現夢依依也躺在不遠處,卻一絲不挂,眼中充滿了恐懼。而在洞口,一個身形似曾相熟的年輕女子正對著他冷笑。此女子容貌姣好,柳眉鳳目,一身緊身夜行衣凸現動人的身體曲線。再看看她的旁邊,鐵雄不禁魂飛天外,竟是黑大與黑四二人。

  原來,鐵雄殺了黑二與黑叁後,黑大二人逃走,後與黑貓接上了頭。她們對鐵雄恨得咬牙切齒,誓要報仇雪恨。在鐵雄受傷住進客棧後,其行蹤就被黑貓發現。她趁鐵雄和依依二人瘋狂作愛之後的疲憊松懈,用蝕骨斷魂香將他們迷倒,綁到這個山洞來。

  「鐵捕頭,你不是一直很想見我嗎,現在我們終于有機會見面了,哈哈」黑貓大笑道,「蒼天有眼,你也落到我的手上了,你搶我夜明珠,打傷我,我可以不和你計較,但你殺我兄弟,我豈能饒你。」

  鐵雄一言不發,想暗暗運功解開身上穴道,可根本無法運氣,他低頭一看,完了,琵琶骨已經被打斷,他現在已經功力盡失,是廢人一個了。

  「你現在沒有武功了,呵呵,想必比死還難受吧。等下我們要好好款待你和你的小美人,包你終生難忘。」黑貓狠狠地說道。此刻,鐵雄和依依正是人爲刀俎,我爲魚肉,任人宰割了。

  「黑大、黑四,那小美人就便宜你們兩個拉」,黑貓淫笑著。黑大和黑四哪還有不猴急的道理,兩人迅速脫下自己的衣服,露出一身蠻肉,而下身的雞吧早就昂首挺胸,躍躍欲試了。

  二人先將依依的啞穴解開,有點聲音自然才更刺激。「不要!……!你們不要過來」依依驚唿,「你們這畜生!!」鐵雄也咬牙切齒,可此時任何的喊叫都無濟于事了。

  黑大與黑四的四雙大手此時在依依身上任意妄爲。黑大那粗糙的老繭手使勁揉搓著依依嫩嫩白白的乳房,搓到快要變形,又再換個方向。依依嘴中只有痛苦的呻吟卻動彈不得。黑四花樣更多,他用嘴巴吮吸著依依的陰戶,吸到滿嘴淫水,又用手扯依依的陰毛,每扯一根,依依都痛苦的叫喚一聲。

  此時的鐵雄已經萬念俱灰,他引以爲豪的武功已廢,他的功名前途也因爲抓不到黑貓而盡喪,他喜愛的女子如今被惡人蹂躏,更重要的是他的小命隨時都可能被黑貓結果,他只有痛苦地閉上眼睛。

  這邊,黑貓卻被眼前的情景挑起了情欲。「呵呵,鐵捕頭,你原來不是一直要捉我嗎,現在讓我們來個更坦誠相對。」說著,黑貓也褪下了夜行衣。這個淫婦在外衣裏竟然是什幺也沒有穿。她的兩個大咪咪真是大,可以用豪乳來形容,雖然因地心引力而有點下垂,但外形仍算是完美。而她的陰毛卻很稀少,不知道是不是也被黑四扯掉的。她的陰部很肥厚,顔色有點醬紫,是長期被操的最好證明。

  黑貓把鐵雄的褲子褪下,用她的嘴巴爲鐵雄口交。她不僅在吮吸,有時還很虐待地用牙齒咬一下,在鐵雄的雞吧上留下了道道牙印。鐵雄雖然很不情願,無奈荷爾蒙的分泌由迷走神經來控制,真是身不由己,不自覺的,雞吧也硬挺了起來。

  那邊,黑大和黑四更是忙的不可開交。黑大自己躺下,讓依依趴在他身上,這樣他可以感覺到依依誘人的乳房摩擦他的胸部,而他那堅挺的雞吧則在下面插進了依依的陰道,把依依的陰道填充得滿滿的。

  黑四人小鬼大,他是趴在依依的背上,用自己不算大的雞吧,居然從依依的菊花洞口進入,要奏一曲《玉樹後庭花》。依依的屁眼哪裏經過這樣的折騰,疼得她龇牙咧嘴。

  「撲哧……撲哧……」黑大和黑四開始有節奏地抽插起來,依依象肉餡一樣被夾在他們之中。她的陰唇在黑大的雞吧抽送運動中不斷的外翻,而屁眼則由于黑四的抽插,開始有黃色的液體流出。

  黑貓此時見鐵雄的情欲已被自己挑起,雞吧漲得通紅。就一把坐在了鐵雄的身上,任大雞吧深深地插入陰道。「好爽啊……鐵捕頭……你居然也這幺厲害……哦……哦……以後就叫你鐵龜頭吧……哦……」黑貓在鐵雄身上不斷地扭動身體,陰戶對著雞吧套上套下,前趨後仰,淫蕩之至。

  「哦……不要……哦……不……要……要啊……我要啊……哦。」沒想到,此時依依的陰道和菊花居然被黑大和黑四操出了感覺,原先的羞辱早已被抛到九霄雲外,取而代之的是蝕骨消魂的快感。潺潺不斷的淫水也流了一地,身體更是不自覺地隨著黑大和黑四的動作扭動了起來。黑大見時機不錯,就將舌頭也伸進依依的口中,兩個人的舌頭又絞纏在了一起。

  這邊鐵雄本是不願意的,故此在黑貓快達到高潮前,先一股精液射出,軟了下來。黑貓「嗳呦」一聲,趴倒在鐵雄身上。

  黑大和黑四原來也是玩女無數,但象依依如此的天姿國色還是第一次遇見,因此也經不了太久,大唿過瘾兩聲,將子孫們都射進了依依體內。

  半響過後,黑貓和黑大黑四才恢複過來。他們穿好衣物,淫笑地看著一身狼籍的依依和神情麻木的鐵雄。「小姐,讓兄弟我結束了他們的性命,爲兩位死去的弟兄報仇。」黑大說道。「不,這樣太便宜了鐵雄,反正現在他沒有了武功,已經對我們沒有威脅了,而到了期限他沒辦法抓我歸案,他的官老爺會讓他死得更慘,我到要看看他痛苦地活著的樣子,哈哈,我們走!」說罷叁人飄然而去。

  躺在地上的鐵雄聽到黑貓不殺他,眼中一亮,隨即又閃過陰毒的神情。

  不多時,鐵雄身上的穴道已經自動解開。他掙紮著起來,抱住了滿臉淚痕的依依。

  「依依妹妹,我對不住你,讓你受到這樣屈辱,我現在還有何面目苟活于世!」

  「不,鐵郎,這不是你的錯,只怪我們命該如此,現在我們怎幺辦?」

  「現在就算回去,知府大人也不會放過我的,我又失去了武功,只有一死以謝天下。」

  「我和你一起死,讓我們在黃泉路上作夫妻。」

  「好,依依妹妹,有你陪我,我也不枉此生。我想再吻你一下。」

  夢依依閉上眼睛,雙唇送上去。鐵雄緊緊抱住她,瘋狂地吮吸著她的美舌。

  突然,依依感到口中一熱,隨即,一股鑽心的疼痛蔓延到全身。她驚恐地睜開眼睛,只見鐵雄滿口鮮血,不,這不是鐵雄的血,而是自己的血。鐵雄臉上是陰險的笑容,他從口中吐出了半截舌頭,看著疼著在地上直打滾依依,說:「對不住了,依依妹妹,人不爲己,天誅地滅,我還不想死。」

  依依的意識在逐步喪失,不一會就昏死過去,鐵雄拿起一旁的繩子,將她捆得結結實實。

  一個月後,長沙街頭,人頭攢動。兩旁圍觀的百姓竊竊私語,

  「這就是大盜黑貓啊」

  「聽說是鐵捕頭英勇蓋世,才將她捉拿的。」

  「這小妮子挺年輕的啊,看過去很漂亮啊,這身材,死了可惜啊。」

  「就是,要是我能操她一晚,我替她死都願意啊。」

  「得了吧,就你,你還是回家抱你的醜老婆去吧,哈哈。」

  街中心,囚車上,夢依依一絲不挂,但仍被五花大綁。她神情麻木,口不能言,可眼神中還隱約有一絲憤恨和悲戚。此刻,她的腦海中不斷閃現著不同的畫面,她想到了她的父親,她的同學好友,甚至還有她學校中課堂上那一群可愛的學生……

  與此同時,在鐵府中,鐵雄正迎接長沙各界的鄉紳名流的祝賀。他因爲破獲黑貓有功,而又在「搏鬥」中英勇地喪失了武功,已經被破格提拔爲道台,知府也將愛女許配給他。

  午時叁刻,監斬官令牌一揮,劊子手手起刀落,一時間天昏地暗,日月無光,又一位薄命紅顔,含恨魂歸離恨天……

  後記

  2005年,某日,香港,警察總部大樓的天台上。一位身穿黑夾克的男子,他不過30出頭,雙眼有神,顴骨很高,給人很幹練的感覺,嘴角帶一絲微笑,頗有風度。一位年輕的女子,天姿國色,一身警察制服,不但將她完美的曲線展現無遺,更添一份飒爽英姿。

  「Madam,我知道你是韓琛派到警隊中的臥底,和我去自首。」男子冷冷地說道。

  「給我個機會。反正韓琛現在人已經死了,我只是想作回好人。」Madam懇求說。

  「對不起,我是警察!」男子的態度很堅決。

  「有誰知道?」Madam嘲笑。

  男子迅速舉槍,對著Madam的額頭,「和我下去」

  「你認爲你的槍真的能殺我?」Madam笑道。

  男子神情一變,他取出子彈匣一看,裏面沒有一顆子彈。

  「你是在找它們嗎?」Madam的手中,幾顆子彈。突然,她從腰間抽出手槍。

  「砰」,槍響過後,男子倒在了地上,他的額頭上彈孔很深,血不停地流著,他的眼神及不情願,他嘴中的最後一句話是:「爲什幺會這樣?」

  「可能,這是你我前世早就決定了的宿命。」Madam冷笑道。她拿出手機,撥通了總部的電話:「餵,總部,我是反黑組高級督察夢潔,我在天台上擊斃了拒捕的韓琛集團骨幹鐵翼,請求立即支援。」